欧洲杯赛事竞猜

听新闻
放大镜
“这是老大的意思”
2020-02-21 08:33:00  来源:检察日报

  王朝鲜

  在我们单位,牛科长是最讲关系的人,谁与谁亲疏远近,他说起来一套一套的,当然说的全是领导。他同副职或下属谈话、闲聊,最爱说的话题就是与局长交往的种种情形与细节,诸如局长对他说起自己家里的情况啦,对他倾诉内心苦恼啦……反正林林总总,不一而足,给人一种他与局长关系非同一般的印象,使人对他无形中会有一种畏惧感。

  有天下午,牛科长踱进副科长丁一的办公室,先是说了几句工作上的事,接着话题一转:“今天又到老大办公室谈了一上午,中间还发生了个小插曲。我俩正抽着烟聊呢,他看见我杯子没茶了,就把正吸的烟放在烟灰缸上,起身为我续茶,我一见,也慌忙把烟放进烟灰缸上,端杯去接茶,可等倒完茶,再坐下时,弄不清烟灰缸上的两支烟哪支是他的,哪支是我的了。我说另点一支吧,老大却捏起一支就吸,说咱俩谁跟谁呀?我没病,你别在意……”说着,牛科长看着丁副科长笑了。

  他总喜欢把局长叫“老大”,从不叫局长。

  一个星期五早上,牛科长走进科里的大办公室,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,先是摸了一把脸,然后点上一支烟,深深地吸了一口,慢慢腾腾地吐着烟雾说:“老大可真能喝啊,昨天晚上就我们俩,喝了一瓶白的,我都不行了,他却好好的。”牛科长常常把白酒说成白的。几个科员面面相觑,没有人说话。牛科长又自言自语地说:“不敢再喝了,他那么高的血糖,真的不敢再喝了,我劝过他,可他总说,我只和你喝!唉,真拿他没办法。”牛科长自顾自地摇摇头,接着说:“有一次,他提起裤管让我看,那腿上到处是没有痊愈的血斑,糖尿病真的很难治啊”!说完,牛科长又坐了一会儿,才起身折回自己的办公室。

  这样的话题聊得多了,说得时间长了,牛科长与王局长关系很铁的观念就形成了。局里人对牛科长的畏惧感也与日俱增。他与其他部门协调工作,总不忘说一句“这是老大的意思”。这样,他说的话,协调的事,无形中就成了王局长的旨意,不管公事私事,局里没有人敢不听,也没有人敢推敢拖。于是,牛科长走到哪里,都会有一种威严,人们不由得对他堆起了笑脸,大声说笑者也马上噤若寒蝉,戏耍打闹者也立即收敛。

  有一段,局里有传言,说牛科长可能马上就要提任副局长了,有好事者见了牛科长就讨好地说:“牛科长,听说你要高升了,真的吗?恭喜啊!”牛科长意味深长地笑笑,不置可否。

  可正当人们议论牛科长就要升迁的消息时,局党委却突然宣布把牛科长免职,外派到一个乡镇所当干事。

  后来,坊间就有传闻,说最近市委组织部找王局长谈话,意思是出于对干部的厚爱,说他如果糖尿病严重,还是以健康为重,考虑退下来休息调养身体。王局长蒙了,自己身体好着呢,没有糖尿病呀,还特意把体检报告拿出来给组织部门看了,果真没有问题。

  后来,王局长终于弄清了这个消息的来源,并查出了牛科长假借他的名义办的不少不合规定的事,报销的许多费用,调动的好多员工……

  据说,牛科长是在一个周末的晚上,独自收拾了自己的东西,一个人去的新单位。全局人都松了口气,而唯有王局长自此之后,常常眉头紧锁,没了笑颜。

  编辑:杨震